欢迎进入海西州司法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援助 >> 经典案例 >> 正文
法律援助
经典案例
养老保险争议一案
2018年07月13日 16:29  点击:[]

张某养老保险争议案

案例类型:妇女法六大权益劳动和社会保障权益

办案单位及办案人:青海法脉律师事务所 律师吕毅

案例基本情况:

申请人:张某,女,汉族,现住格尔木市中山路。

委托代理人:吕毅,男,青海法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权限:特别代理。

被申请人:格尔木圣青建安有限公司。

地址:青海省格尔木市昆仑南路4号。

法定代表人:刘某某,职务: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卾宗德,男,青海盐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述所列双方当事人因养老保险引发劳动争议。2016年4月15日申请人向格尔木市劳动认识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书面劳动仲裁申请:

1、依法缴纳拖欠的养老金(2015年);

2、解除劳动关系。

孟某于2015年1月1日同格尔木圣青建安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将养老社保关系转入了格尔木圣青建安有限公司。2015年1月1日至今未给孟某缴纳养老金,后多次督促并找公司法人刘某某缴纳养老金,但都遭到置之不理、推诿,始终不予缴纳。2016年2月刘某某口头通知孟某放假至2016年4月,直至2016年5月孟某尚未上班,因此孟某欲同该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由自己缴纳养老金,但因该公司未给孟某缴纳2015年养老金,故无法解除同该公司的劳动合同,也无法缴纳养老金。特申请由劳动部门依法采取措施,督促该公司为孟某缴纳2015年的养老金,同时解除与该公司的劳动合同关系。

办案经过及结果:

2016年4月15日孟某向格尔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书面劳动仲裁申请。2016年5月5日孟某由于家庭困难向格尔木市法律援助中心提交书面申请法律援助,格尔木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青海法脉律师事务所吕毅律师对其劳动争议一案提供法律援助。

2016年5月10日格尔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进行调解,申请人委托代理人吕毅,被申请人委托代理人卾宗德到庭参加仲裁活动。调解过程中吕毅律师担任申请人孟某的仲裁代理人,通过庭审调查和辩论,对此案发表如下意见:

一、申请人要求缴纳养老保险费的请求合法,应予支持。

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劳动关系成立于2015年1月1日,劳动合同期限1年,至2016年1月1日止,有双方的书面劳动合同予以证实。按照社会保险的规定和合同第六条的约定,被申请人应当及时为申请人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及时申报、及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但合同已期满多时,根据格尔木市社保局的书面证明证实,被申请人没给申请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等保险费用,违反社会保险法的规定和合同约定。依照社会保险法的规定,被申请人应当为申请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依照劳动合同约定,被申请人应当为申请人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

二、依法解除劳动合同。

被申请人未依法及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用,依照劳动合同法的规定,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的劳动合同应当依法解除。

三、被申请人依法还应当为申请人缴纳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社会保险费。

四、被申请人还应当支付申请人一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金。

在格尔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支持调解下,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在平等、自愿、协商一致的情况下达成如下协议:

一、被申请人格尔木圣青建安有限公司2016年5月13日前缴纳申请人孟某2015年度养老保险费(每月578元×12个月=6936元),其个人部分由申请人自行承担;

二、自2016年1月1日起申请人孟某与被申请人格尔木圣青建安有限公司劳动合同解除,其2016年1月起养老保险费由申请人孟某自行承担,与被申请人无关;

三、双方自收到仲裁调解书后申请人孟某到被申请人处办理养老保险转移手续,申请人放弃其他权利;

四、本协议生效后,双方再无任何劳动纠纷。

争议焦点:

目前,我国劳动法没有明确规定社会保险的民事责任,从而导致劳动争议仲裁机构或法院在解决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社会保险纠纷时处于一个两难境地。对于社会保险法律关系的性质,理论上主要有行政契约说、公法之债说、行政处分说等观点,各国或各地区的制度实践主要有法定的自动发生主义、行政确认主义、通知主义、登记缴费主义等制度模式。我国当前实践中采用登记缴费主义,将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的社会保险争议定性为劳动争议,《社会保险法》或者将来制定的《养老保险条例》应当确立登记缴费主义,实行行政确认的专属主义、回溯主义以及无法办理登记时的损害赔偿主义,并确立补交规则、垫付规则以及用人单位与职工之间社会保险纠纷的解决规则。

涉及相关法律条文、法律问题及法理分析: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规定,用人单位和个人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国家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社会保险制度,保障公民在年老、疾病、工伤、失业、生育等情况下依法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用人单位和个人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有权查询缴费记录、个人权益记录,要求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提供社会保险咨询等相关服务。个人依法享受社会保险待遇,有权监督本单位为其缴费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四章劳动和社会保障权益》中: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实行男女平等是国家的基本国策。国家采取必要措施,逐步完善保障妇女权益的各项制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各单位在录用女职工时,应当依法与其签订劳动(聘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劳动(聘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中不得规定限制女职工结婚、生育的内容。妇女在享受福利待遇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任何单位不得因结婚、怀孕、产假、哺乳等情形,降低女职工的工资,辞退女职工,单方解除劳动(聘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但是,女职工要求终止劳动(聘用)合同或者服务协议的除外。国家发展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医疗卫生事业,保障妇女享有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和卫生保健等权益。

妇女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或者依法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对有经济困难需要法律援助或者司法救助的妇女,当地法律援助机构或者人民法院应当给予帮助,依法为其提供法律援助或者司法救助。妇女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的,可以向妇女组织投诉,妇女组织应当维护被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有权要求并协助有关部门或者单位查处。有关部门或者单位应当依法查处,并予以答复。妇女组织对于受害妇女进行诉讼需要帮助的,应当给予支持。

社会效果及影响:

养老保险是社会保险制度的核心,关系公民的切身利益和社会稳定。随着我国社会保险制度不断完善,公民权利意识不断增强,养老保险缴费争议事件层出不穷,社会矛盾愈加突出,并逐渐成为社会焦点问题。然而,对于养老保险缴费争议发生后当事人如何寻求法律救济,当前立法规定有着不小的冲突,理论和实务界也存在着不同的认识,由此直接造成养老保险缴费争议法律救济制度的缺失。“无救济即无权利”,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安全、稳定,明确养老保险缴费争议的法律性质,科学地建构和完善法律救济制度设置迫在眉睫。养老保险缴费争议法律救济制度的沿革和发展,阐明现行救济制度的由来,指出现行法律救济途径多依赖于行政救济,但行政争议解决方式对于养老保险缴费争议而言远远不够,以及在实体、程序和执行问题上存在的诸多困境。养老保险缴费争议法律救济制度的理论争鸣,阐明目前理论界和实务界的三大观点以及倾向性意见。然后重点论证养老保险缴费争议的法律性质,通过比较分析养老保险缴纳制度和税收征收制度,提出我国养老保险争议缴费关系的独特性观点,从而论证其法律救济途径的特定性和需单独设置法律救济制度的必要性及法律意义所在。我国养老保险缴费争议法律救济制度完善的一些具体构想,包括在民事、行政救济制度以及完善相关法律责任制度方面提出了具体措施。

律师感言:

妇女是一个社会的半边天,更是一个国家的女主人。劳动权益是生存的前提,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法律援助是一个社会安定团结的保障,更是一个国家法治健全的体现。妇女劳动权益的法律援助是围绕特殊主题重要权益而产生的特殊制度,它重在保护弱势群体最基本的权益。随着妇女法治意识的增强,劳动关系的不平等使得妇女劳动权益的法律援助制度成为关注民生的热点话题。

自新中国成立后,妇女从家庭逐步走向社会,大规模地参与到社会生产劳动中,妇女参与社会劳动的比率逐年增长,社会地位也不断提升。但是由于传统观念和主客观条件的影响,妇女就业中劳动权益屡屡受侵,已是一个普遍现象,而我国现行立法并不能对妇女劳动权益提供全面的保护,也未能提供适当而统一便捷的救济方法。劳动权益是一项宪法性权利,关系到女性生存和发展的根本问题。因此,本文针对侵犯妇女劳动权益的历史根源、社会现状及其目前的立法存在的问题进行分析,从社会性别角度出发,重新审视妇女的劳动权益相关立法及其现实问题,并提出完善妇女劳动权益保障的立法构想和解决途径,从而在制度和立法上对妇女劳动权益给予充分保障,寻求为妇女生存、发展提供平等的环境和条件。本案例对我国新时期妇女劳动权益的现状及特点,妇女劳动权益受侵害的原因,我国立法在妇女维权方面的局限性及缺陷进行探析,从而提出我国妇女维权法律制度的设计构想,逐步展开论述。首先,从研究角度上,注重从人权的层面,宪法角度来看待和探讨妇女维权的法律问题,论证其重要意义,及设立相关法律制度的构想。其次,改革诉讼制度。加强法律条文的可诉性,成立专门处理妇女权益争议的机构,设立独立的妇女权益保障争议诉讼程序,使妇女权益受到侵犯时能够进入普通诉讼程序。采取举证责任转移,原告只需初步证明其劳动权益遭受侵害。通过审判制度的改革保证妇女劳动权益得到保护。第三,女性劳动权益受到的最普遍侵害即性别歧视,我国立法有必要将其法律化制度化,以更好地保护劳动者的平等就业权。

上一条:民间借贷纠纷激增,管好你的钱袋子
下一条:海西法援为农民工讨薪

关闭